页面载入中...

国家大剧院发布线上IP形象——Art鹅

  澎湃新闻:您曾说自己对科幻抱有警惕心理,该如何理解这种“警惕”?

  晓航:作为一名理科生,我特别警惕那些“科学至上”的言论。这个世界本是宽广、多元、复杂的世界,科学只能解决世界上的一部分问题,而其他如爱情问题等是科学无能为力的。因此,我提出警惕的观点,我们不能用狭隘的科学观点看待无限宽广、丰富的世界。事实上,对“科学至上”的质疑早在上世纪60年代西方就已有以后现代主义为代表的哲学倾向,他们认为理性和科学不是人类自由的唯一途径,后现代主义企图突破理性的限制,探索实现人类自由的其他可能性。自爱因斯坦、波尔等以来,我们对世界的“确定性”在逐渐丧失,那些在牛顿(定律盛行)时代所认为的“这个世界是确定、完美的,任何问题只要小修小补即可”的观点正在逐一被击破。我们在尊重科学的同时也要对科学抱有警惕性。科学应该更加小心,只能说科学是认知这个世界最不坏的工具。

  澎湃新闻:对于“科幻超脱现实,反而面对更广阔的世界”这一观点,您如何看待?

  A:在入围片中,我还没有看到《魅影缝匠》,其他的已看过。观影经验颇佳的是《三块广告牌》。很久没看到类似将好莱坞的长项发挥得如此淋漓的影片了。除了女主角的精彩表现,突出的是叙事的缜密,节奏的得当,对美国小镇生活的敏感度,带刺的喜剧感,以及那份发乎现实止乎秩序的准确分寸,恰如其分、恰到好处。

  如果让我选一部最不喜欢的影片,大概是《敦刻尔克》——不过我素有“诺兰黑”的名声,当然并不是为了黑而黑,而是在诺兰近期的影片序列当中,《敦刻尔克》也是相当弱的一部。和《至暗时刻》一样,《敦刻尔克》选择二战史上盟军最危险、最黯淡的时刻讲故事,其选择自身充满了丰富的现实意味。但是影片以如许的大场景、海陆空三军立体作战来讲述一个“回家”/逃兵的故事。对我,这是充满怪诞感的观影经验。我当然知道,诺兰的诉求是尝试在大银幕重现类似密室逃脱的游戏经验,因此使用非电影化的主观视点镜头等等,但剧目放映的结果仍是空洞无奇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国家大剧院发布线上IP形象——Art鹅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